绝旭

长木栖川:

小天狗来啊爸这吧,阿爸把所有私房钱都给你买糖葫芦吃(இдஇ`)

【阴阳师(大舅×晴明)】沦陷(一)

屯。

泪落点点画红妆:

末世,平安京,邪教cp,剧情向。
《沦陷》这个名字是随缘取的,
名字太难取了,我放弃,哭了。
或许会有车,随缘写。
多年阴阳师玩家,中途a过三次,
最长的一次a过四个月,每次都会会坑养老。
因为大舅的每个传记里面都提到晴明,故衍生此cp。
不吃此cp的请自动退出,喷子请私信,
若有建议和问题可以评论下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妖气蔓延到京都的每一个角落。
  
  饥饿、恐慌、动乱,没有人料到八岐大蛇的重生和复活如此迅速,黑暗的召唤波及三界。
  
  灾难让曾经对立的两方人站在了一起。晴明和源博雅两人前往祭坛,去寻找传说中连阎魔都要敬畏退让三分的神——“荒”。而黑晴明、雪女、大天狗则往神庙,四处寻找能人异士和更多的阴阳师。
  
  神乐在与八岐大蛇的对战中受到严重的创伤。她好像是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,却不愿意提只言片语。因为神乐的状态实在不容乐观,晴明只得施法立下结界,让小白陪伴在她左右。
  
  八百比丘尼的背叛成了一个谜团。
  
  京都的路上弥漫着诡异的紫色雾气。
  
  神乐说,那位知天命的大人,就在京都某个祭坛。那里曾经荆棘丛生,只有一线生机。如今是怎样,谁也无从知晓。
  
  那时,源博雅沉默了片刻。
  
  儿时的记忆汹涌而来,回忆近在眼前。他层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被送走,送到那个冰冷的祭坛上,然后逐渐失去呼吸。
  
  或许他知道神乐所说的那个祭坛,但清晰有模糊的回忆交织重叠,让他失去了判断。
  
  好像是一直向东方走,向东,再向东。在东方的大和,在平安京离太阳最近的地方,就是祭坛的所在之处。它代表了光明、希望与未来,又掩盖了黑暗、麻木与死亡。
  
  一路上两个人沉默着,晴明想问博雅,要不要坐下来休息。但是他又止住了话题。眼看八岐大蛇就要毁了一切,他不能就这么说累。虽然他是京都最强的大阴阳师之一,但终究是人类,妖和神的力量,他始终无法触及,如果没有身边式神的帮助,或许他早就死去。
  
  突然,脚下不知是被什么绊了一下,源博雅打了个趔趄。晴明一把拉住源博雅,他这才没摔倒。
  
  如果有目标前行,那么路再远也有尽头。但是他们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下去,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是绝望。
  
  神乐的记忆不会有错,她在“那”之前,的确和那位手眼通天的大人有过谈话。是论命,也是宿命。曾经神乐为京都而死,护佑平安京平安数载。如今因果轮回,劫难重至。整个京都的存亡,或许只在一念间。
  
  黑暗中,源博雅从怀里掏出随身带着的竹笛。那是神乐送给他的,或许神乐早已不记得了,但源博雅一直把它带在身上,作为念想。
  
  源博雅拿起手中的笛子,低下头来。低沉的笛声从竹笛中流泻,在空旷的街道回荡。
  
  晴明只觉得累极了。他说不出一句话来,本想站起来,却昏昏欲睡。源博雅的笛声不知从什么时候也停止了下来。
  
  一瞬间,空气安静了下来。两个人的呼吸渐渐放慢了节拍,直到眼皮沉重得睁不开。
  
  身体仿佛摇摇欲坠,陷入一个无尽的黑洞,忽然又像是悬空漂浮,四肢不再受自己控制。晴明只觉得自己没有一丝力气,连睁开眼睛都变成了一个艰难的动作。身体好像在不停地上升、坠落,然后再次上升、坠落。仿佛眼前有光影重叠,无比刺眼,又转而化为暗夜。
  
  他们确实是睡着了。
  
  那些黑紫色的雾气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向晴明和源博雅伸去。突然,它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威胁,在刚碰到他们两人的那一刻,触电般缩了回去,不再蔓延。
  
  一道金色的光芒将晴明和源博雅包裹其中,那光芒不是太过刺眼,但是在黑暗的京都显得格外闪耀。它以一种神秘无形的力量,保护着两个阴阳师。
  
  晴明和源博雅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,因为他们早已在混沌的梦境中失去了意识。两人的身影逐渐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光芒中。

终于知道为什么要用针女荒了。

那么我这个鸣屋荒总只能只能打石距啦。

我的彼岸花疯狂吸血,她简直是天使!

我是欧皇!!!∠( ᐛ 」∠)_

放一些杂图,以后不见了就来这里找:-D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聪明